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首页>展览信息
展览信息

日期:2024-05-12到2024-06-09
“逸羽”之逸,本义为逃离。后引申为以“不群”的逃离方式来探寻精神家园和凸显个体生命价值。自朱景玄提出 “逸品”、徐熙开创“野逸”派花鸟以来,“逸”一直是中国传统绘画追求内在精神气质的关键词。那些站在高高的树顶迎风歌唱、在平静的池边独自梳翎、以及在雨丝晨雾中的悠然自得无不反映出唐宋文人精神传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笼鸟》和《椅子》这两个系列的创作显然不满足于传统的花鸟意象,有意打破大自然的“野”。在我看来,内在生命精神的表达和外在图式的探索是绘画的两大方向,既矛盾对立,又互相支撑。两者的消长始终伴随着我的花鸟创作。鸟笼和椅子不仅简化了画面的空间,而且几何形的简洁外轮廓更改变了画面的视觉重心。 《花间》系列是近年为西班牙化妆品品牌“MyGreen”创作,融合绿色理念和东方审美的包装盒图像的原稿。虽然在色彩的选择上贴近西班牙人的审美,对自己的创作和工笔画发展也是一次难得的跨文化尝试。 庄周曾梦见自己化为蝶,我亦静静地化身在自己创造的一花一羽中。

日期:2024-03-16到2024-04-21
「為藝術而生活,為生活而藝術」,藝術家的日常生活肯定很藝術,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現代的藝術家何妨一如前賢,藉由創作來記錄與分享自己的生活態度,不也是一樁雅事? 好文者,寫點畫點卷帙典籍;好古者,寫點畫點瓷銅書玉;好樂者,寫點畫點琴瑟笛簫;好棋者,寫點畫點楚河漢界;好花者,寫點畫點春蘭秋菊;好吃者,寫點畫點珍饈美饌;好茶者,寫點畫點壺裡乾坤;好酒者,寫點畫點淺醉微酡;好佛者,寫點畫點參禪打坐;好道者,寫點畫點練氣化神;…

日期:2023-12-30到2024-01-28
写生其实在我们中国画里边 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古人有说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 其实“师造化”就是 我们所谓临摹下面的 对自然的一个印证 通过在自然中 来消化我们对传统笔墨的理解 通过写生 我们来把传统笔墨 变成自己的一种性格也好 感受也好 如果没有这个写生的过程 我们所学到的传统笔墨 可能有的时候是概念 是不深入的 对于我个人来讲 我也本身比较喜欢写生 去过不同的地方 楠溪江 雁荡山 太行山 华山 黄山 ... 通过这种反复的过程 对一个地方的了解 深入进去 写生对于我来讲 受益非常多 我常画的一些题材 或者说我喜欢画的一些题材 都是我通过写生淘炼出来的 这次我去青海也是 我们过昆仑山的时候 觉得这个才是真正的大气象 那么这种感受 对于我来讲很重要 我的创作方向 会跟着我的写生方向走 通过题材的转换 通过我对不同山水的感受 那么希望我在未来的创作中 会有新的气象 新的感受

日期:2023-09-16到2023-10-31
画家周全遥接从《诗经》中延续的人类梦想,关怀天地万物,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关心地上灵性生物的他,也关注地下的远古遗存。他送给何曦一组亲手制作的各地昆虫标本,奇姿殊态、异彩纷呈。也曾赠我张牙舞爪的蝎子标本与侏罗纪丽蚌属化石,一一附注具体的身份标签。周全戏称自己的工作室是“自然杂物间”,或者更像博尔赫斯所说的“草稿”,包罗万象,姿态纵横,一切都在更替进行之中。在那些错综的动植物标本之间,横亘着时空的序列与灵魂的旷野。 作为一名中国画院的职业画师,周全最终要把感动自己的记忆形诸画面。强迫症与完美主义如他,不到万事俱备或迫不得已不会轻易下笔。即便是参阅照片,他认为至少要在作品中表现超越照片本身有限的信息量,融入自己的理解与表达,还有真实的情感与瞬间的动容。如此,宇宙的思想与旋转,便与我们内在的神性同源,才能传达出最真实的万物的痕迹。 画如其人。周全的画风偏于细腻写实,带着一些理想主义的色彩。有次他翻看自己早年无拘无碍的涂鸦本,反思后来过于谨慎周全的创作方式,反而丢失了很多自由奔放的灵气。他告诉自己还可以更果敢一些,用心捕捉,留住那一瞬的感动,直接用画笔定格于纸面,无需反复琢磨。他更希望留出情感互动的空间,由各位观众来开放解读和注释他的画面,一起完成最终的作品。 作为自然的安静旁观者与注释者,周全以他丰富的共情与未泯的童心,希望为地球万物做一种生动、客观而真情贯注的人文记录。

日期:2023-06-10到2023-08-10
“九叠”二字出自李白诗句“庐山秀出南斗旁,屏风九叠云锦张”,用以作为芊荷屏风展的展题。屈曲叠加,蜿蜒延展是屏风特有的形制,也是它独具的美感。 屏风最初作为天子身后的屏障,用以增其威势,可视作为一种礼器。逐渐地,屏风从天家走到人间,用作家居空间的分隔。进而,为了美化装饰的功用,主人会请画家或书家在屏风上增添画图、书法。屏风在大多情况下还是承载着分隔、装饰厅堂或家居的实用功能,文人艺术家以屏风为媒材作抒怀遣兴的作品则并不多见。所以在元代文人画大兴之后,传统的围屏、插屏多为匠人制作,形式也由书画为主转而为大理石、漆器、绣品等多种工艺形式。明代之后出现了条屏,文人书画家常有涉猎,多为四、六、八、十、十二等双数数量,内容或独立成幅,整体形成一个更大的主题;或整体组成一幅画,称作通景屏。但条屏是以立轴的形式悬挂在墙壁上,不复有传统屏风曲折蜿蜒的美感。 而在邻邦日本,因其居家长久保持矮坐式习惯,故而上至王公贵族,下至黎民百姓,屏风在家居陈设中得到广泛应用。而书画始终是装饰屏风的重要形式,书画屏风在日本艺术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诞生了诸多杰作。 近年来不少日本屏风流入我国,从而激发了国人对这种既古老又新鲜的艺术形式的重新喜爱,加之对个性化的追求,屈曲叠加的屏风又回到了我们的家居选择中。而书画家们也愿意尝试以屏风为载体来发挥自己的创作。这次我们荣幸地邀请到七位书画家以屏风形式来完成自己的创作。 何曦是第一次尝试在屏风上作画。他选用两折的日本现代屏风,在极扁狭的平面上描绘他擅长的水浪翻涌,更增强了浪花喷勃而出的力量,画面犹如黑白摄影般饱含颗粒感。 林海钟非常擅长画屏风,多次在画展开幕式上即兴挥洒,须臾成作。他始终坚守古意观,以笔墨抒怀。此次选用日本六扇金屏绘《烟树清流图》,运淡墨,墨色清透淡远,与金地格外相得益彰。复以浓墨勾点关键处,笔意虬曲灵动,拉开远近距离。此图深得李成寒林意韵,若将其置于宋人的厅堂也应是得当的。 两位人物画家李桐、潘汶汛皆不用日本屏风,选择中国的条屏形式。李桐的五条屏大作以《彼岸》为名,画意缘于女儿的小心愿——希望父亲描绘彼岸花。李桐便把彼岸花描绘在布幔上,融入到他的人物画中。李桐笔下的人物总有种超越性别、超越世俗身份、超越时代的永恒性。他们在山水间游走、谈笑,不食人间烟火,每一幅都犹如幻境。大片青绿水面的晕染也是属于李桐独有的图式语言,而他笔下每一片水都有它专属的色彩,这次这片绿水是整整一颗松石染就的。 潘汶汛深受敦煌壁画影响,这次的作品以她极具个人风格的吉祥图景呈现,天女、白鹿、玉兔、飘散的花朵、茂盛的藤萝,无论赋色、造型皆是一派梦幻美好的境界。 许静是书坛的侠女。她独创的酒书,将红酒入墨,调和出特别的浓度,在书写大字时使笔墨与纸张之间出现独特的泼溅与蕴化效果,以增强视觉冲击力。许静这次选择日本金屏书写禅语“八风不动”,亦是写出了豪气。而她另一件小围屏则以汉砖字体入书,写祝语“常吉”,将这种似篆似隶的书体写得有趣,像长袖善舞的汉俑疏疏懒懒地站着。 丁健飞钟情于黄山烟云。他着力于对山石肌理的刻画,以至于刻画到极致反而像不真实的存在,而他的烟云又缓和了这种局面,让画面柔缓、松弛下来。这次他选用了一件日本洒金云纹屏,巧妙地以原屏上的洒金云纹为云烟,依势再用墨笔添加山峦岩壁,遂成一幅特别的墨山金云图。 至于我本人,这次也是首次画屏风,因为曾被日本画家长谷川等伯的雪景屏风打动,所以起头便有了要画雪景的打算。最终以雪里梧桐入画,以浅绿、淡赭和留白写就一幅日暮时分的雪景。另一件两折的小围屏则用大片的留白表达白茫茫一片好干净的意境。 七位艺术家各展所长,选择的屏风形式亦不拘一格,要者皆完成了自己的艺术表达——或古意、或现代、或甜美、或豪放。接下来观者和藏家则可依照自家的居所趣味选择适当的屏风,毕竟一屏开张,会令满室生辉。 ——策展人 黄朋

芊荷展览

芊荷艺术空间定期举办精品展览,展览注重主题意义和形式内容,在组织策划实施方面打造自身的品牌特色。芊荷艺术空间的展览通过与艺术家的密切沟通和艺术家的深度参与来进行主题策划,突出艺术家的思想与创作理念。
通过主题鲜明、作品精良的展览,芊荷艺术空间与艺术家共建一个艺术传播的高地,使观者欣赏到高品质艺术作品。

展览现场